大发平台

                                                          来源:大发平台
                                                          发稿时间:2020-06-02 14:34:20

                                                          美国泛非运动创始人、非裔社会活动家杜波伊斯(后迁居加纳)曾在其《黑人的灵魂》一书中预言:“20世纪的问题是种族歧视下的肤色界线问题。”早在1899年,31岁的杜波伊斯就描述过美国黑人的健康状态:“在费城最不卫生的地方和最破烂的房子内,黑人仅能享受最低程度的医疗。”英国《经济学人》5月28日刊文说:现代医学改变了所有美国人的预期寿命,但杜波伊斯描述的那种悬殊状况依然存在,黑人仍是美国最贫穷、住房条件最差且最不健康的群体,哮喘、糖尿病、高血压、癌症和肥胖等疾病高发。1899年,黑人婴儿死亡率几乎为白人的2倍,如今是2.2倍。文章认为,尽管有许多原因导致黑人容易患病,但解决方案可能必须先从改善黑人医疗条件做起。自废除奴隶制以来,美国曾为此进行过3次重大努力,但都因面临来自白人的强烈反对而在不同程度上无果而终。最近一次努力是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但该法案引发白人的“暴怒”,他们认为“自己缴纳的税金被黑人浪费”。现在,一些人希望此次疫情能带来美国第四次改善黑人医疗健康状况的努力。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种族主义、社会正义与健康中心主任钱德拉·福特教授说,这场疫情暴露出美国医疗和劳工体系中现存的种族不公现象:黑人缺乏医保的可能性两倍于白人,而且更有可能生活在医疗服务薄弱的地区。美国司法部长巴尔2日发表声明称,华盛顿特区将在2日晚间部署“更多执法资源”,保障人民的正常生活,将继续执行从晚7点到早上6点的宵禁令。据统计,2日晚全美至少8个城市将继续宵禁。

                                                          明尼阿波利斯市长雅各布·弗雷5月28日在回应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大规模骚乱时曾叹息,“美国黑人的悲愤已酝酿了400年”。他所指的400年历史是:1619年8月第一批、约20名黑人奴隶被英国“白狮”号船贩卖到康福特角。2019年,美国一些媒体发起活动纪念400年前人类的这一悲剧,并议论说:“不要忘记,美国今天繁荣的背后,曾被边缘化的黑奴付出了怎样的牺牲和代价。”《大西洋》月刊专职作家亚当·苏尔这样写道:“从奴隶制到医疗实验,从歧视性租售房屋到掠夺性贷款丑闻,美国黑人的历史向来与辛苦劳作相伴,而一个排挤他们的美国社会却一直从中受益。美国社会贫富悬殊,近半数美国黑人家庭的年收入低于4万美元。”

                                                          对于患者反映药剂量被压缩的情况,安徽中医药大学神经病学研究所所长韩永升表示,之前除上海禾丰制药有限公司外,上海还有一家药企也在生产,但后来这家药厂停产,就仅剩上海禾丰制药一家了。两个月前,他们医院已得知上海禾丰制药公司暂停生产的消息,目前医院仍有部分库存。“一旦出现断药,轻则影响患者治疗,重则可能威胁患者生命,我们也很着急。”韩永升说。

                                                          提升社会地位离不开自信和自强

                                                          因涉及到商业合同,上游新闻记者暂未获悉原料厂信息。但据多方证实,该原料厂目前正在搬迁,并已逐步恢复生产,但原材料何时可以用于药剂生产,仍需等药监部门的批复。

                                                          改善黑人医疗状况,三次努力都无果而终

                                                          《环球时报》记者去年曾到美国孟菲斯参观“国家民权博物馆”,也就是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的汽车旅馆旧址。看过展览,记者的感受是,尽管在美国已生活20多年,但实际上对美国黑人数百年的磨难和抗争史还是知之甚少。一所美国高校非裔研究系的主任对此并不感到惊讶,他告诉记者,现在很多美国人对黑人的历史了解也很有限。甚至在美国高等学术教育界,黑人也集体失声。他表示,教育是美国黑人感到最不公平的地方。1994年,美国一本引发争议的畅销书《钟形曲线》写道,非裔的平均智商低于其他人种,拖累了社会素质。事实真的如此吗?

                                                          救命药停产,医院已缩减药剂量

                                                          上游新闻记者在主要收治“铜娃娃”的安徽中医药大学神经病学研究所附属医院了解到,该院每年会接收2000多名“铜娃娃”,除日常药物外,二巯丙磺钠注射液是治疗过程中最主要的排铜药物,也被称为“铜娃娃”的唯一救命药。

                                                          对于治疗肝豆状核变性,目前国内最有效的药就是上海禾丰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二巯丙磺钠注射液。“据我了解,已经停产几个月了,多家医院已经出现货源不足。”晨冰说。